网宿科技:业绩大增 危机未消

受2019年资产减值影响,网宿科技2020年业绩看似大幅提升,实则盈利能力进一步下降。

本刊记者 胡楠/文

网宿科技(300017.SZ)于3月31日发布2020年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6.87亿元,同比下降5.34%;实现扣非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7亿元,同比增长123.20%%。

如果仅从利润数据考量,相比2019年,上市公司的业绩确实明显改善,而一旦深入到业绩构成的层面,则会发现其“真实”盈利能力不升反降。

受IDC资产出售的影响,网宿科技主营业务重新回归到CDN赛道,2020年年底,在对CDN-VIDEOLLC(下称“CDNV”)持股比例已经达到70%的情况下,上市公司进一步以1.22亿卢布的价格从CDNV管理层手中收购了18%的股份,可见上市公司对于再战CDN业务的决心。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据2020年年报,网宿科技海外CDN业务似乎由盈转亏,其主要利润全靠国内业务勉强支撑;更为不幸的是,相较2019年,公司国内业务利润水平也几乎“腰斩”。虽然网宿科技业绩翻红,但危机远未消除,投资者不得不警惕。

危机未消除

从纵向对比的角度,网宿科技的盈利能力持续走低,2018-2020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63.37亿元、60.07亿元、56.87亿元,同比增长17.96%、-5.21%、-5.34%;同期,公司营业利润分别为8.41亿元、1.64亿元、2.90亿元,同比增长0.95%、-80.50%、76.56%。

由于利息收入、补贴、投资收益、资产与信用减值损失、公允价值变动等因素在很大程度上扰乱了网宿科技盈利能力变化的比对,故需在营业利润的基础上将上述干扰因素扣除,才可以真实反映出公司主营业务的盈利能力。

2018-2020年,扣除上述“干扰因素”后,上市公司营业利润分别为7.01亿元、6656万元、8212万元,同比分别增长-4.12%、-90.51%、23.37%。乍看起来,2020年,网宿科技的盈利能力似乎是触底反弹了,但在其利润增长背后却隐藏着控费增利的小心思。

同期,上市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5.13亿元、6.62亿元、5.8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9.85%、12.39%、-11.27%,结合上述数据可以发现,网宿科技2020年营业收入增速与2019年基本持平,而研发费用却显著下降。

从收入构成的角度,公司营业收入下降的主要因素在于IDC业务的萎缩,2018-2020年,网宿科技CDN服务业务收入金额为57.48亿元、54.37亿元、53.7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7.27%、-5.41%、-1.22%;IDC服务业务收入金额为5.71亿元、5.14亿元、2.7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4.60%、-9.96%、-46.33%。

而导致网宿科技IDC业务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在于厦门秦淮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厦门秦淮”)的出售,厦门秦淮的核心资产为秦淮数据(CD.O),其主营业务为IDC服务,该笔交易于2019年4月29日完成出售。

据Wind数据,2019及2020年前三季度,秦淮数据研发费用仅分别为2451万元、2831万元,从数值的角度,以硬件为主的IDC业务并不需要过多的研发投入,而公司CDN业务“如此程度”的收入变动也并不足以导致研发费用大幅下降。所以,网宿科技存在通过调节研发费用粉饰业绩的嫌疑。

除此之外,网宿科技盈利能力的下降更反映在其主要参控股公司与毛利率方面。据2020年年报,公司参控股公司高达43家,但对其净利润影响达10%以上的主要子公司及参股公司仅有CDNetworks Co.,Ltd(下称“CDNW”)与厦门网宿有限公司(下称“厦门网宿”)两家公司,净利润分别为-2476万元、5565万元。

需要指出的是,扣除“干扰因素”后,2020年,网宿科技营业利润仅为8212万元,仅厦门网宿一家公司就贡献了上市公司约67.77%的利润。毫不夸张地说,厦门网宿是公司业绩的根基。

但从纵向对比的角度,上市公司的“根基”也并不牢固,2018-2019年,厦门网宿净利润分别为1.41亿元、1.25亿元,而2020年其净利润不足往年的一半,盈利能力下降程度可见一斑。

除此之外,网宿科技盈利能力的下降还体现在其CDN业务毛利率的逐年走低。

2016-2020年,公司CDN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3.78%、36.62%、34.60%、24.91%、25.70%。虽然从收入的角度,网宿科技CDN业务并没有过于剧烈的变化,但落实到毛利率层面,其盈利能力下降的不是一星半点。

导致上市公司CDN业务毛利率下降的原因在于BAT等互联网企业开始进军云CDN市场,云CDN先天比网宿科技的传统CDN具有成本优势,从毛利率的角度就可以很明显反映这一点。

据Wind数据,国外从事云CDN及相关业务的上市公司包括AKAMAI(AKAM.O)、FASTLY(FSLY.N)、CLOUDFLARE(NET.N)。2016-2020年,AKAMAI业务平均毛利率分别为65.43%、65.01%、64.87%、65.87%、64.58%;CLOUDFLARE业务平均毛利率分别为71.74%、78.66%、77.40%、77.90%、76.56%;2017-2020年,FASTLY业务平均毛利率分别为53.60%、54.69%、55.94%、58.74%。

通过对比不难发现,相比云CDN企业稳定的毛利率,网宿科技CDN业务毛利率逐年走低。更为要命的是,在国内CDN市场,网宿科技CDN业务的市场份额也不断被蚕食。

据开源证券研报数据,2019年,中国CDN市场规模达250亿元,同比增长39%,近6年复合增长率更是高达34.04%。而对于网宿科技CDN业务来说,从收入区域构成的角度,2017-2020年,其中国大陆地区收入分别为40.92亿元、42.84亿元、41.63亿元、37.86亿元;另外,公司的IDC服务收入主要来自大陆地区。所以,在此基础上扣除IDC以及其他收入便可以大致计算出中国大陆地区CDN业务收入分别为36.21亿元、36.95亿元、35.92亿元、34.70亿元,同比变动幅度分别为6.32%、2.05%、-2.77%、-3.40%。按照正常逻辑,收入增速大幅低于行业增速,近两年更是负增长,很明显,网宿科技的市场份额逐年降低。

除此之外,网宿科技的营运能力也有所恶化,据历年年报数据,2017-2020年,公司年末的账面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13.41亿元、17.74亿元、16.71亿元、16.84亿元,从金额上看,近年来,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基本维持在17亿元的水平,但落实到周转天数的层面,则可以发现其运营能力在逐年下降。

据Wind数据,同期,网宿科技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76.29天、88.48天、103.21天、106.17天,一般而言,应收账款周转天数的增加意味着公司对于下游客户议价能力的减弱,再结合其市场份额以及毛利率的变化,不得不说,公司所面临的危机远非盈利下降那么简单。

减持与分红

相对于业绩放缓、毛利率下降,网宿科技高管的减持却进入了高潮。据Wind数据,仅2019-2020年,第一大股东陈宝珍就累计减持上市公司股票1.23亿股,合计金额为10.20亿元;法人代表刘成彦累计减持上市公司股份8627万股,合计金额为7.07亿元;其他高管合计减持上市公司股份1312万股,合计减持金额为1.59亿元。

另外,上市公司几乎没有有息负债,而且账面存在着大量的货币资金与交易性金融资产,2018-2020年其账面货币资金与交易性金融资产合计金额分别为23.19亿元、40.67亿元、38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比重分别为19.42%、39.37%、37.39%。

从数据的角度看,无论是公司的法人、第一大股东,还是上市公司本身,均是“富得流油”,但相比之下,其对于中小股东的分红却少得可怜。

据Wind数据,2017-2019年,网宿科技现金分红总额分别为7234万元、7298万元、7278万元,股利支付率分别为8.71%、9.08%、211.05%。2019年,导致公司股利支付率暴增的核心原因在于当期计提了高达7.66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倘若剔除这部分因素的影响,公司股利支付率依然低得可怜。

3月31日,网宿科技发布《关于2020年度利润分配预案的公告》,拟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股利0.1元(含税),合计派发现金股利2445万元(含税)。另外,拟分配现金红利占2020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比重为11.11%。

至于上市公司为何如此“吝啬”,从其股东构成的角度或许能得到些许解释。据2020年年报,陈宝珍、刘成彦分别为公司第一与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仅分别为10.64%、8.26%。如此低的持股比例,大比例分红并不会给大股东带来丰厚现金回报。

针对上述问题,《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已向上市公司发出采访函,截至发稿上市公司方面未进行书面回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