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一颗洋芋中去(外二首)

阳光正好,可以动身了,还走那条老路

父亲正站在村口



地已犁好,墒情适中,需要在炕土灰中

滚一滚以免过早腐烂,那也是上好的肥料



剩下的就是等一场薄霜

一颗颗新洋芋,肯定一瓣瓣汗珠,维稳父亲的江山

秋收后,

籽种要经历漫长的甬道

饱含阳光的籽种,装进粮仓

父亲松了松绷直的腰身

准备好经历漫长的黑暗的甬道,再次长出阳光

父亲也会像一把弓

任由脊梁弯曲,一个冬天

春雪能搓开

他的愁容,点亮籽种的天空

在我看来,秋收才是

一粒籽种走向成熟的开始,父亲每年

都会成熟一次

像一株粮食,每年都要发芽一次,经历一次阳光的肯定

水泥埋不住想要长的草

地台上的野草,除不尽

一茬一茬像潮水

荒芜像一块腐肉膈应人的好心情

裹上灰浆仅半年

几场雨酥软了石头的坚骨

一有裂缝

生命就会探出头颅

接受阳光洗礼

信仰如此,水泥埋不住想要长的草

抬起水泥板块

像一页写满笑话的纸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